当前位置: 主页 > 互联网 > 谁在谋杀甲骨文?内容

谁在谋杀甲骨文?

2019-06-30 20:25 作者:vn 来源:网络整理 次阅读

导语:甲骨文宣布将和微软在云计算业务达成战略合作。两家公司将打通彼此的云计算业务数据中心,并计划让双方共同的企业客户以同一个用户名登录双方的服务平台,获得技术支持。

美国时间 6 月 19 日,甲骨文 2019 财年第四季度财报和年度财报出炉。在经历进入连续数月的裁员动荡后,该公司交出了一份略微超过华尔街预测的数据,总收入 395 亿美元,净利润 110.8 亿美元,本季度调整后每股盈利 1.16 美元,超过预期 9 美分。但资本市场却并不买账,财报发布当天收市时,甲骨文股价不增反降(下降约 0.42%)。Stifel Nicolaus&Co. 的分析师 Brad Reback 也向华尔街日报表示,甲骨文收益的积极趋势并没有改变目前甲骨文在云计算竞赛中落后的现状。

甲骨文曾是当之无愧的软件巨头,有人评价其为与蓝色巨人 IBM 相对而立的红色巨人。但现在,这个红色巨人正身陷自成立以来最严重的危机。5 月中旬,甲骨文中国分公司广泛裁员,一下子 900 多人被迫从甲骨文离开,预计到 7 月还将有 700 左右的员工将离开;5 月末,甲骨文又解雇了西雅图办公室的数百名员工,6 月以色列分公司也开始进行裁员。预计今年甲骨文将在全球范围内裁员多达数千人。

甲骨文怎么了?答案似乎人尽皆知:云计算转型不利的同时,它曾经的大客户,如亚马逊、阿里巴巴等巨头,正在利用云计算的「先发优势」抢夺甲骨文曾经极具优势的数据库市场;与此同时,传统数据库行业本身也迎来了新一轮的挑战,新型的数据库创业公司利用开源技术在中小企业身上另辟战场。而在这个过程中,老迈迟重的巨人始终没能跟上节奏

谁在谋杀甲骨文?

(甲骨文原本有机会在云计算领域「领先一步」 |视觉中国)

在「云计算」引发的产业整体转型中,甲骨文几乎已经成为典型的负面代表。在「云」的概念刚兴起时,甲骨文创始人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最初的轻蔑,让如今的对手在这个比数据库更「基础」的商业潮流中日益壮大。作为一位极富眼光和决断的企业家,这原该是他能够把握住并重新奠定公司格局的机会。

在过去七年间,埃里森一直在主导着公司迈向「脱胎换骨」,加快云计算产品研发和收购其他公司的脚步。埃里森的计划周全,但伴随云计算的路线和权力之争、传统业务对新兴业务的抵触以及着对甲骨文长期巨额利润的惯性依赖,公司真正的脚步却一直踩在偏离「计划」的路径上。

更糟糕的是,甲骨文的挣扎反而为对手们提供了推进战场的坐标系。现在,「云计算」的主战场终于燃到了甲骨文的腹地——数据库和企业服务软件上了。

劫「云」中挣扎

「罗马帝国都会垮掉,凭什么微软不会?」埃里森当年对微软的「诅咒」正应验在自己身上。

说这句话的时候是 1998 年,微软发布了一款名为 SQL Server 7.0 的数据库管理系统,开始进军企业级数据库市场。这让埃里森颇为不快。后来的事实证明,微软没倒闭,但其数据库也的确没能取代甲骨文的霸主之位。

高效的数据库需要开发的管理系统(「数据库管理系统」一般简称为数据库,下文如无特殊说明,「数据库」都指数据库管理系统)。这不仅是互联网公司,同样是传统轻重工业等都必需的基础设施。

甲骨文成立于 1977 年,埃里森和其他几名初始成员发现了 IBM 一位研究人员发布的关于「关系数据库」设想的论文。这篇论文最开始并没有得到 IBM 的重视,但甲骨文的创始团队却认定,这样的系统代表着未来——相较于当时主流的层级和网级数据库,关系型数据库能够更高效的调取和管理数据。

谁在谋杀甲骨文?

( 拉里·埃里森作风强悍,在他治下,甲骨文发动多次「恶意」收购,一手产品一手吞并奠定了公司霸主地位|视觉中国)

当时的市面上,并非只有甲骨文在做关系型数据库。甲骨文能够成功突围,主要依靠埃里森「独树一帜」的市场策略。作为一家创业公司,甲骨文当时并没有选择先将产品打磨至至善至美。埃里森要求公司销售人员想尽一切办法将产品卖出去。据埃里森后来回忆,「当时公司规模很小,摆在我们面前的路有两条:要么快速发展,要么死亡。」

甲骨文初生时正值 IBM 的巅峰期,IBM 的数据库市场策略是绑定服务器硬件销售,同时收取服务费。而早期甲骨文对自己的定位一直是一家软件公司,只卖软件不卖硬件也不收固定服务费,只有咨询费。这种商业模式掩去了甲骨文在产品上的缺陷,帮助其在市场竞争中站稳了脚跟。

推荐阅读: